蘭嶼/

這趟旅程其實安排得很臨時,原本沒有計劃今年要到外島旅遊,卻在友人口中一次又一次聽到「蘭嶼」這兩個字。

生活在花蓮的友人是一位自然學導師,每年都會開班帶上小孩子前往蘭嶼,大伙兒住進達悟族人的傳統地下室,學著點燃柴火煮食,自給自足採集食材,在大水溝裡洗冷水澡,學習達悟人的精神和文化。

他常說:「有些事情小時候不學,長大後就學不會了。」
關於從小培養正確價值觀這點,我是非常認同的,尤其是對地球抱持感恩的心,學著謙卑的與大自然共處。
只是這次的他沒有帶上小孩,他說蘭嶼給予他的實在太多太多了,必須有那麼一次以個人身份回到島上,才能使之完滿。

我也不知道哪來的熱血,彷彿心中有一個聲音跟我說:「不去你會後悔。」
於是在出發前一晚才訂的車票船票,登上前往台東的晚班列車,只為趕上隔天一大早的蘭嶼船班。

這種帶上背包說走就走的心情似曾相識,說起來上一次的衝動旅遊,已經是婚前獨個前往「都蘭」那一回。
在台東自己生活了快一個月,避世感重但也成了我很難忘的一次出走,各種可遇不可求的相遇,成了我心心念念卻無法再複製的癮頭。

說也奇怪,當年雖說是旅遊,但其實回憶那段日子,卻比平常更認真的生活,這樣的矛盾總是不時敲著我的腦門,到底哪個維度才是真正屬於我的地方?真實跟虛幻該如何下定論,逃避或面對又要如何分辨,正面迎擊不易但擁抱自由更難,放手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不過話說回來,這久違的莽撞,感覺真不錯,有種血肉復歸的爽快感,只睡了三小時卻精神飽滿,大清早在前往碼頭的車程上,看著初起的太陽心裡很踏實。

兩個小時的船程,大家幾乎都在睡覺,只有我一直在東張西望,期間聽到後座傳來嘔吐聲…感謝老天爺賜予我不暈車/船體質,每次出遊總比別人少一點顧慮,多一份輕鬆自在。

上岸後在碼頭放眼望去,全都是古銅色皮膚的人 (一星期後我的膚色也被迅速同化),在等待租車的期間,有一位頭戴台灣國旗鴨舌帽的男子主動靠近,邊指著沿岸已遭白化的珊瑚礁,邊向我們宣導「不要塗防曬下海」這觀念,同時不遠處也有一群人正在下潛清理海底垃圾。

在這邊生活的人,是真心愛著自己的家和海洋,這是我對蘭嶼的第一個印象。

後來出現一位皮膚拗黑,氣質有點像強尼戴普的中年男人 (後來我都稱呼他叫蘭嶼戴普XD),他是我們的朗島民宿主人—巴布。
「有什麼地方想去的?」省下了自我介紹的客套,他直接劈頭就問。

少了過去所認知民宿老闆的「慣性熱情」,他的冷調反而讓我覺得輕鬆,畢竟我也不是個擅長交際的人,如此乾脆俐落的個性正合我意。
只是這時候我才驚覺,我對蘭嶼可說是一無所知,出發前連爬文都來不及,這問題可真考到了我。

到底是什麼驅使我跨越332公里來到這裡,就像是靈魂被召喚一樣。

「不知道。」我也直接了當的回答。
表情木訥的巴布示意我們騎車跟上,他先是帶我們環島一圈,沿途訴說蘭嶼的歷史,這座島嶼雖然面積沒有很大,但它的美著實讓我感到驚艷,坐在機車後座的我一直呈現驚呆貌,同時對自己的無知感到失禮。

來台12年的我,居然到現在才知道台灣有如此美麗的地方,衪讓我想起了數年前的冰島之旅,也讓我想起了前年的雲南風光,這完全超出了我所預期的太多。

天地之大對比自己的渺小,所有的煩惱在這裡都顯得不值一提,才登島不到半天就被感動到眼眶發紅。這也是此次會用影片紀錄旅程的原因,希望能以我的視角,盡可能把心情一併收錄。

但我無意去整理旅遊攻略,這點可能會讓大家失望了,此次旅程我所感受到的,全都是我預料以外的禮物,想當然不存在「計劃」這兩個字。

「沒有計劃就是最好的計劃」
可要知道這對於原本極度依賴日程表/月曆/鬧鐘的處女座來說,是多不容易的事。
從年初開始就一直訓練自己「追隨直覺而活」,這次的經驗無疑是一次很大的鼓勵,我確確實實的知道,這次我是真的來對了。

而陸續上傳的幾則影片,會貫徹隨心而行的步伐,跟大家分享在蘭嶼的短短幾天間,那些零碎的流水日常,聚集成豐盛又心靈飽足的一趟旅程。

P.S.影片內容是登島第一天的手機隨拍片段,沒有專業的剪接、旁白、配樂,只需帶著平靜的心去感覺就好。








Published by

對「蘭嶼/」的一則回應

cielmomo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